这个山东姑娘没等到自己在快手的第三个生日

2月29日6点37分,一个名叫曾佩的女人在济宁肿瘤医院离世。这天下午,朋友在曾佩的快手账号公布了消息:跟大家告别,曾佩因病情恶化永远离开了我们,走得很安详。虽然她的一生短暂,但也算绚烂。在此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爱和陪伴,支持与鼓励……太多的感谢难以言尽,好人一生平安,愿她远离苦厄……

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曾佩不过是一位籍籍无名的山东女人。哪怕新闻里报道过:她26岁时因乳腺癌失去了半边乳房,接着失去了奶奶与父亲,后来她遭遇家暴,决绝地净身出户,又失去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在人生才刚开始的时候,她从临沂师范学校毕业,去了幼儿园当幼师。她1米67、苗条、有一双大眼睛,喜欢小朋友。当你以为她已经失去了所有时,她的失去依然没有停止——工作、一段短暂的爱情以及全部健康。

知识(基础知识信息池)情报(挖掘分析)策略生成(决策,指控)反AI(AI攻防对抗)

说得残酷一些,她的故事只是这世间无数悲剧中的一个。

那天是她短暂地离开医院,更多时间她还得栖身在病房里,那里对她既是牢笼,也是避风港。

如果没有癌症,没有那些让她痛苦的治疗,我猜她会比现在更漂亮。但是她的生活离不开难喝到吐的CT显像剂,34厘米长直插心脏附近的静脉置管,还有把她限制在输液架附近的甘露醇注射液。

曾佩睁着大眼睛望向手机的镜头,微微带着一点笑容。她刚满35岁,却和朋友说:这是自己最后一个生日。

军民融合趋势已定,国际形势严阵以待,尤其中美贸易战后,此前对军事领域鲜有涉足的资本,正纷至沓来,抢道择食。

对军事AI「想象力」的坚守

刚过完35岁生日才一个月,她被诊断出癌细胞转移到脑部。那天她遮住右眼,尝试只用左眼观察四周。她说自己害怕失明,但是此时的右眼已经变得非常模糊了,好在左眼暂时没事。

这短短一句话,是她特意拔掉氧气管后努力说出来的。声音含糊,我把声音调到最高反复听了几遍才听懂。朋友把这个账号交给曾佩,起初她还不会玩快手,但大家经常留言让她多拍拍视频,开直播和大家见面。这里成为曾佩与外界沟通的窗口,我也渐渐了解了她的生活。

状态好的时候,她会尝试逃离让自己感到压抑的病房,去附近看看老大爷们打扑克,也能开心一阵儿。粉丝们会在留言区里讨论大爷手上的牌应该怎么打,当然更不会忘了对她说“加油,这么漂亮的你会好的”。

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幸运的是,摄星是匹无须扬鞭自奋蹄的好马,也得以坐拥天时地利人和。

AI落地领域繁花似锦,摄星为何独独认定军事是块良木? “军事AI领域有着巨大的想象力,挑战更大的同时,机会也更大。”张乔答道。 军事智能化赛道鲜有AI企业踏足,且踏出名堂。张乔口中的“挑战”成色可不一般。 首先,漫长的周期就让不少企业望而却步。 “按照军事领域的传统模式,新的重大技术可能需要三年论证期,三年研制期,三年使用期,一个东西真正在整个部队范围内应用推广,可能需要近十年。”张乔指出,军事智能化仍处于尝试和验证的初级摸索阶段。 “正如当今世界综合性能最佳的F-22战斗机,它其实20年前已经设计出来了,但直到很多年后,它才发挥出真正的价值。” 其次,此“大数据”非彼“大数据”。  如果说民用领域的大数据应用,是在浩瀚的花海中提炼出一支香水,那么军事领域的大数据,是用一片花园,幻化出一整片花海。 换句话说,前者是基于大数据做小应用,而后者是基于小数据支撑大应用。 “部队的坦克也不能天天开火不是?”张乔形象地补充道。 军事领域,数据量小,和平时代,数据量有限,小样本技术和大样本技术逻辑并不完全一致。 如果说对技术的理解决定能否踏入国防门槛,那么对技术的追求则决定了发展上限。 军事领域的技术考验,是全维度的,同时军事对AI可解释性要求也非常高。 以搜索为例,在民用领域,AI给出近似关联的结果即可,但在军事领域,结果必须要有依据,可支撑,足够可靠。 文本分析领域,民用领域大多基于智能问答,军事领域是基于情报,侧重观点分析和挖掘,强调语义层次的分析。 目前应用最广泛的AI基于感知智能,核心逻辑是输入输出函数,逻辑较为单一,尚且有诸多未解之题。 而以军事领域为例的认知智能,核心是基于知识,不断地重新判断和推理,并作出决策,更加动态和灵活,也更加复杂。 这一切更源于,当以作战为目标,任何一个错误信息的判断,都将影响到真实作战效果,甚至关系到一场战争的胜败,从而对整个局势产生巨大影响。 既然军事领域特殊至此,摄星是怎么拿捏其中的想象力? “我们之所以能够存在是有国家政策的推进。”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 此战略意在:

意义已经不言自表:军民融合是科技强军的有力选择。

第一次看到曾佩,我就开始期待看到她分享自己过生日的视频。那天是2018年9月4日,曾佩挂着输氧管面色蜡黄地坐在肿瘤医院的病床上,亲友们站在她身旁,一起商量用红色的生日王冠遮住她已经失去了秀发的小光头。

有一阵子,每天下午4点多曾佩就会头痛得想哭,但只有因为呼吸困难的夜里,或者独自抱着氧气袋从放疗科挪回病房时,她才会发出低声的啜泣声。2018年10月8日,她拍短视频的时候还看得出在强忍着。第二天,她直接对着手机大哭了一场。

但对我,曾佩不一样。自从两年前偶然刷到她在病房过生日的短视频,我成了她6万8千多名关注者中的一个。看过她在快手拍的241个视频,我记住了她的名字,她的情绪,以及她人生最后的故事。

1月24日大年三十,她对大家说:“给家人们拜年了,感恩这两年来,你们对曾佩的帮助和支持,谢谢你们。祝大家鼠年吉祥阖家欢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她笑了,但是我觉得好悲伤。

对军事业务的理解;对前沿技术的理解;对技术和军事结合的理解(对未来作战样式的想象)。

如果说摄星是一只猛虎,那星衍研究院就是它锋利的爪牙。 2岁的小小摄星,已经显露出大大的野心:立志三到五年内成为“中国军事智能技术第一”的公司。 “您认为未来三到五年,军事AI领域的竞争比拼的是什么?”雷锋网AI掘金志对此发问。

90后护士袁黎主动参与捐助血浆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看了视频我才发现,曾佩确实很漂亮,虽然头发掉光了人也有些消瘦,但她弯弯的眼睛大而明亮。

吸引各种渠道进入安全领域,促进创新,加快武器装备升级换代。 提升原有中国军工资产效率,由原来的“输血”转为“造血”,促进军工产业升级。 中国国防科技工业与民用科技工业结合,促进创新,军民合作双赢。 

但是她说:“突然看不惯长发的自己了。”

这之后,我再也没等到曾佩发新的视频,直到2月29日看到她带着生日王冠的照片,我以为她要提前过自己在快手上的第三个生日,点开一看,竟然是她离世的消息。

看新闻我才知道,有个叫谢玉翠的阿姨也关注了曾佩,同是癌症患者的谢玉翠告诉她:“我知道你难受。姑娘,别憋着,多跟人说说话。”

她35岁就选好了自己的墓地,红色寿衣搁在病房一角的柜子上。与病魔战斗了11年,她身上出现9种癌症,胸膜、胸骨、甲状腺、淋巴结、肝、肺、大脑……在济宁市肿瘤医院的一排平房里,她曾是最特别的病人,无人陪伴、难见眼泪,一个人化疗放疗,独自生活,或者说,等待生命的结束。

曾佩发视频的频率越来越少,最后那两个月,对我们这些关注她的网友来说,曾佩仿佛是突然间衰弱下来的。本来说好了“咬牙坚持一下,春节前一定可以出院”,结果视力开始变得越来越差,哪怕开着美颜,也能看出她极度憔悴。

摄星智能研发总监、星衍研究院副院长张乔

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有效塑造态势、管控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 军事智能化已然成势。 国防+AI的融合运用,需兼具对领域业务的深度了解,以及在前沿算法领域的扎实功底。 如今的摄星智能,囊括了大量具备国防背景和互联网技术的顶尖人才。 两年间,除了百万级高质量的“星河”知识图谱外,摄星还发布了首个面向国防领域自主可控的算法平台库——“星智”算法平台,情报对抗领域特殊内容生成和伪造视频检测的“星闻峙造”,实现疫情大数据预测推演的“星策演疫”等多个可落地的国防智能产品。 “摄星下一步将坚持两步走战略:从高层输出,落地项目;向下深入,了解一线需求。” “在为军事赋能同时,我们还想在国情认知上产生一点影响,树立一个正确的认知:我们不是只有抗日神剧,而是更应该有智能化国防的文化影响。”张乔语气诚恳。 如今粮草充裕、如日中天的摄星,当初也经历过至暗时刻。 诞生之初,恰逢市场泡沫,公司濒临破产,创始人杨理想甚至为此卖房。 熬过险阻的摄星,未来也许将遇更多意想不到的险滩,但也可能经历厉兵秣马后的高光。摄星未来能讲出什么样的AI国防故事,我们拭目以待。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作为武汉市江夏区的一名护士,袁黎1月17日出现发烧、咳嗽等症状,后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经过16天的治疗,于2月3日治愈康复出院,仅时隔两天,便参与到血浆捐助的行列中来。

此外,陕西7批共672人援鄂医疗队先后派出,并在武汉展开工作。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明确提出对重型、危重型病例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法。

我仔细看那张照片,又往回找以前的视频,原来照片是去年过生日拍的。好多关注她的网友留言,说永远不会取消关注,我也不会。这事仿佛是我们这6万多人共同的记忆,我们都知道,这世界有个叫曾佩的大眼睛姑娘。她来过。

新冠特免血浆制品就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

她渐渐无法出门买饭,走到半路就累得动不了。也不能去围观附近的大爷们打扑克了,身体好的时候还能扶着轮椅走走,差的时候就只能半摊在轮椅里向前挪动。后来她短暂地出了院,还能自己做点饭吃,但是去年12月,她的邻居家失火满走廊都是烟,她说要不是师兄和消防员帮忙,“今天就是我的大限之日”。她又被救护车拉回医院。

传统体制也悄然改变,越来越多的新规则、新渠道逐步到位,支持高新技术对一线部队的快速响应与快速发挥价值。 这个特殊赛道上领先的摄星,占据了先发的卡位,也拿到了资本青睐的号码牌。 大势所驱,瞄准赛道,抢占先机,此为天时。 当下军事AI赛道,不外乎几大派系。 军事研究所,军工环境制度较为固化,对新事物需要认识与接受的过程,导致军用系统智能化进展缓慢。军工集团分离出的公司,也一时难以摆脱原有思维惯性。 互联网企业,惯从外围切入,大多以通用产品为主打,对整个军事生态和模式理解不够透彻,难以触碰核心需求。 而包括张乔在内的摄星团队中,不少干将都有过军事研究所就职经验,AI技术经验丰富,行业理解深入。 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此为地利。 深入了解不难发现,摄星身上有股探索欲望和闯劲:除了有对创新的坚定,对现存问题的革新,更有跳出窠臼的勇敢。 传统军工集团,智能化主要是单点应用研究,再逐级向上扩展,效率低,难执行。 摄星改变打法,贯通渠道,从军事智能全面规划、战略布局,从顶层往下铺陈。 此外,摄星拥有更灵活的体制,更高速的效率。 此前一军方单位有三个项目分配给三个单位,摄星用一个月时间交付的产品明显优于另外两家用一年时间交付的产品。 革新也体现在CEO杨理想和星衍研究院副院长张乔身上,他们毅然辞去安稳的研究所工作,跳进一片萌芽的军事AI领域。 不停歇的探索欲望,敢于创新的挑战模式,此为人和。

方倩是江夏区的一名护士,1月21日出现乏力、咳嗽、胸闷等症状,彭冲是江夏区的一名医生,1月19日出现低热、咳嗽、食欲不振等症状,后经CT检查均发现肺部有多发磨玻璃样阴影,当日入院,后被诊断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据了解,陕西省市县共确立定点医院129家共4100多张床位,随着疫情的发展,边推进边调整,日前又指定了第三梯队省级定点医院,明确了儿童、孕产妇等特殊人群指定医院,各市也在安排后备床位。同时,仅感染科、呼吸科、重症医学科动员医护力量8437人(医生2590人、护士5847人),从医护队伍到医疗装备和技术水平,各级定点医院基本都能满足当前形势下相应的救治任务。在省级层面刚刚新组建了5支共75人的机动医疗队,用于省级定点医院的后援,还组建了3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分队。

本来,她已经准备好了静静地离开这个世界。但这段记录自己生日的短视频,有1万9千多人为她点赞,4千多条评论都在为她加油鼓劲。曾佩看到大家的留言,第二天靠在床头拍了一段视频回应:“我是曾佩,谢谢大家对我的鼓励和关注,我会好好治疗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新冠肺炎康复者血浆抗体治疗在武汉江夏区第一人民率先开展,临床效果显著,这得益于江夏区多名感染新冠肺炎医务人员在康复后献出了自己的血液。

一切似乎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我开始期待曾佩今年的生日会在哪里过。在病房也可以,在家最好。只是,她开始说一瓶甘露醇只能帮她止疼两小时,止疼药根本不管用了。

曾佩最后一条视频是2月16日上传的。妈妈刚从上海赶回来,因为不能进入曾佩的病房,暂时住在妹妹家的沙发上。视频应该是妹妹拍了发给曾佩的。她自己打了字幕“妈妈辛苦了”。

她在快手结识了一个东北男人,在这间病房谈了一场恋爱,看他参加医院的运动会,在走廊比赛顶气球,在院子里和医生护士拔河。那段时间她应该很开心,看上去胖了一些,遗憾的是男方家长打断了这段爱情。她在病房度过了36岁生日,这是她在快手分享的第二个生日,有写满祝福语的横幅,装饰病房的金色气球,挂着彩灯的玫瑰花,像一颗树的生日蛋糕……姐妹们和大夫串通好,假装找她去办公室谈谈,然后偷偷布置好病房。

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太虚弱还是性格原因,曾佩给我的感觉,她就像个小朋友。吃烤地瓜会笑,自己出门买饭会笑,从医院一头小跑到另一头会笑,靠自己的力量蹲下再起来也会笑。

2月10日,已经治愈的二人主动申请捐献血浆以供治疗患者,其中,方倩更是10日当天才刚刚出院。

她喜欢刺绣,用了两年时间绣了一幅清明上河图;喜欢小狗,有一只名叫“豆豆”的白色泰迪;喜欢吃哈密瓜,状态好的时候能自己吃掉半个,结果吃撑了;她还喜欢吃榴莲,在超市看见了都拔不动腿,历史最高纪录一个月吃掉了1000块的榴莲;她不喜欢病号服,最爱粉色的卡通睡衣。她吐槽长出头发茬的自己是个假小子,2019年5月10日她给大家拍了一段戴假发的视频,乌黑的过肩长发被车窗外的风微微吹动,脸上粉嫩的淡妆显得气色很好。

陕西省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局长于春富表示,当前湖北疫情依然严重,陕西外防输入基本堵住了,但内防扩散的形势复杂严峻,少数阴性感染者,也就是无症状感染者,害怕被隔离,隐瞒、逃避与武汉关联的流行病学史,增大了防控风险。

曾佩又哭了。她说自己累了,心里一万个不想回肿瘤医院,但租房的大楼需要整修,有家也回不去。不知道后来那栋失火的大楼后来修缮得如何,但是曾佩再没离开过自己的病房。

截止目前,江夏区中医医院已有19名康复医务人员献出了自己的血浆,共6600毫升。其中有三位90后护士,除了袁黎,还有26岁的方倩和彭冲。

据悉,随着疫情的发展,面对春节后人群流动、以及之前潜伏期病人发病等可能带来的确诊病例进一步增多,陕西将不断加深对疾病的认识、不断调整完善救治方案和各种流程、不断发现好的治疗手段,重点关注重症、危重症的救治和儿童、孕产妇、有其他传染病等特殊病人的救治,尽可能地缩短患者治疗时间,最大限度减少死亡病例。同时继续加强医院院感防控和医务人员个人防护,保护好医护人员,也保护患者安全的就诊环境。(完)

星衍研究院,就承担了2、3两个核心要素的重任。 先看第二点。 星衍研究院将围绕自然语言处理、决策学习、AI对抗技术领域,为军事知识图谱构建、情报智能分析和指挥决策辅助生成提供支撑。 摄星的人才为此奠定了基本盘。 智能研究院副院长张乔,华科大硕士,主要研究方向为自然语言处理,强化学习,曾就职于某大型军工院所,负责过多项核心技术落地与突破,与电科、中航等多家单位参与多项国家部委级项。 4年的军事领域AI研发经验,让他可以更深入地引入前沿AI技术为军事领域进行赋能。 公司核心研发成员多来自于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等顶尖高校,研发团队成员已近百人。 研究院分别设立了NLP研究组、视觉研究组、决策智能研究组和前沿创新组,覆盖从信息感知获取、规律分析挖掘到决策辅助生成的全生命周期。 再看第三点。 “以海湾战争为例,在此之前,世界上国家对战争的认识还是集团军作战,大规模的坦克、陆军、舰队的领土作战模式。海湾之后,美国一个小分队,通过海陆空联合制动突防,定点打击。” 张乔感叹到,以AI对抗为例,未来战争将是AI模型之间的对抗,关键点在于模型攻击而非火力攻击。 “正如所有行业一样,消灭你的永远不是你的竞争对手,而是新行业模式的降维打击。” 研究院的定位,正是进行前沿国防技术探索,军事应用场景和新型作战样式设计。 眼下,摄星已经形成了“一个核心,四大方向”为脉络的智慧防务产品体系。

知识类产品「星河」,包含各类实体及事件约200万个,可提供知识抽取、融合、推理、精准搜索、智能问答等多项能力。 情报类产品「情报助手」集情报爬取、标注、融合、关联、分析、推荐、研判为一体,每分钟处理情报达10万+。 策略类产品“即时作战智能引导”可提供智能任务规划服务,将传统任务规划时间由小时级提升到秒级。 反AI类产品「星眼鉴」可快速完成虚假文本、信号、音频、视频的检测,伪造视频检测准确率达88%。 摄星打磨出来的四大方向,在真实应用中环环相扣。 以驱逐舰为例,一国舰队要对进入临海的敌方舰队进行驱离。 在知识层面,对预先输入的知识信息和事件信息,对舰队进行属性研判,分析舰长性格。 情报层面,自动进行关系与事件挖掘,对形势进行研判。 决策层面,基于此,对整个局势和作战战略进行决策。 “其实真正的作战,在于两大块,一个是情报,一个是指控。” 为什么以指控为核心? “实际作战中,哪怕是一个士兵,作为一个指控员,都是战场上的核心要素,坦克、无人机等,都是由人来指挥控制。” 对军事作战理解更加深入透彻的同时,摄星未来将持续研发出更多智能化产品。 

“洋女婿”的除夕夜入乡随俗品“老醯儿”年味

(新春走基层)“洋女婿”的除夕夜:入乡随 […]

中国科技创新活力令世界惊叹

中国科技创新活力令世界惊叹(国际论道) […]